0.01%阿托品滴眼液上市后,中国儿童的近视有救了?

时间:2024-05-22 22:53:50 来源:张掖市某某仪器仪表维修站



“每天滴一次,阿托就可以延缓儿童近视”,品滴“效果立竿见影,眼液有救许昌市某某车业有限公司比OK镜好使”,上市“睡前滴一滴,后中半年没涨度数”......过去几年,国儿不少家长将阿托品当作“近视神药”。近视即便之前还未在中国大陆地区获批上市,阿托阿托品就凭借优秀的品滴疗效和简单的操作方法,常年出现在家长们的眼液有救代购清单里,疯狂程度堪比另一爆款“减肥神药”司美格鲁肽。上市

近期,后中阿托品终于迎来了一个重磅消息。国儿2024年3月,近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兴齐眼药的阿托0.01%浓度阿托品用于缓解儿童近视,这意味着国内有了首款正式上市的、作为控制近视的处方药——硫酸阿托品滴眼液。



对于已经近视的孩子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,家长们终于不用再颇费周折地获取这一“近视神药”。然而阿托品顺利上市后,接下来的问题也层出不穷。常被称为“安慰剂”的0.01%浓度的阿托品是否真的有效?低浓度阿托品变得更易获得后,是否存在被滥用的风险?本期《眼健为实》展开聊聊。

1、不少家长一掷千金求购,阿托品代购乱象丛生

早在阿托品滴眼液获批上市之前,有不少儿童已经用上了该药。许昌市某某车业有限公司

为了能更好地控制孩子近视,家长们不惜花费重金,从各种渠道获得阿托品滴眼液。其中,“海外代购”“院内制剂”就是最常见的两种获取阿托品滴眼液的方式。

海外代购不难理解,主要是去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等地购买。这些地区的硫酸阿托品滴眼液已经上市,凭借医生处方可以购买到。比如乐托品(Latropine),由中国台湾药企五福化学制药有限公司研发生产,就深受代购喜爱。

但是,海外代购保证不了药品的价格和质量。2022年11月,有网友表示,乐托品的代购价格从最开始的40-60元涨到了108元每盒,“越来越贵,而且越来越不好买了”。相比于价格持续上涨,买到假货则更令人糟心。据半岛都市报报道称,一位女士通过代购购买的阿托品,通过检测后,竟然毫无阿托品成分,就是普通的睫状肌麻痹药。

院内制剂是另一种获得阿托品的常见渠道。在阿托品正式获批之前,兴齐眼药的阿托品曾在部分医院以院内制剂的“身份”面市,并于互联网医院销售。2021年,兴齐眼药仅靠阿托品就获得约2.8亿元的药品收入。但该药于2022年7月22日起暂停网售,仅院内正常销售。

互联网医院暂停网售后,阿托品的代购价曾一度暴涨过6倍。“代购一次,药费298元,跑腿费200元”,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记录自己代购阿托品的经历。

买不到阿托品,有家长开始转化思路,自行配制低浓度阿托品。

在某社交媒体上搜索,自配阿托品的人不在少数。通常是医院给开高浓度阿托品后,家长们回家根据配比单自行配制。然而,毕竟是入眼的东西,自配的阿托品是否能做到无菌,是否会导致孩子出现眼部感染,谁也无法保证。



高价买,买不到就不惜冒着风险自行配置,家长们可谓“无所不用其极”,这也侧面反映了当下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求很大。

此次阿托品获批,也意味着其在中国大陆地区顺利“转正”,家长们可以买得更安心、用得更放心。

然而未来就不会有新的问题了么?

2、0.01%阿托品,到底是“神药”还是“安慰剂”?

本次获批上市的阿托品滴眼液为0.01%浓度,但其实,这种浓度的阿托品近视防控效果,一直受到争议。

阿托品根据浓度不同,分为高浓度阿托品(简称“高阿”)和低浓度阿托品(简称“低阿”)两种。

1%浓度的高阿,通常会在儿童散瞳验光的时候用到。在验光之前,医生会往孩子眼睛里滴一种药水,滴完后看东西就会变得很模糊,甚至会有一种口干的感觉,这种药物就是“高阿”。高阿主要作用是麻痹眼内睫状肌、暂时抑制调节力,使得验光度数更准确。

1989年,中国台湾首次有学者报道:近视孩子长期使用高阿,能明显抑制眼球前后径(即眼轴)的增长,从而减慢近视度数的加深,这无疑是阿托品在临床使用上的“意外之喜”。

然而,研究人员们也发现,阿托品浓度越高,副作用会更加明显。在使用高阿时,孩子会出现畏光、眼压升高、视力模糊等不良反应,甚至会出现青光眼、急性角膜炎等问题。而且停药后会出现近视反弹性增长,且浓度越高,反弹效果越明显。

因此,科学界也一直在探索用于近视控制的最佳浓度。

2016年,著名的新加坡ATOM2实验证明,与0.5%、0.1%阿托品相比,0.01%阿托品滴眼液在5年内能更有效地减缓近视进展,且副作用更小,推荐为6~12岁进展性近视的一线治疗方案。

2022年,我国《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在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中的应用专家共识(2022)》发布,进一步表明:0.01%浓度阿托品适用年龄为4岁至青春期的近视人群。

目前,多国指南共识均推荐0.01%浓度的阿托品作为儿童近视防控的药物。

然而,近几年关于低阿最著名的研究——香港中文大学进行的一项有关低浓度阿托品防治近视研究(LAMP),却提出了新的最佳浓度,即0.05%。

研究团队招募了438名年龄在4-12岁之间的儿童,他们双眼均患有最少100度近视并于过去一年增加50度以上,并给这些儿童分别使用0.05%、0.025%、0.01%浓度的阿托品或安慰剂。在3年的研究中发现,0.05%的阿托品是延缓近视的最佳浓度,且近视反弹率很小。

此后,也有越来越多的文献指出,尽管0.01%的阿托品是最安全的浓度,但遗憾的是,这个浓度的控制效果也是最弱的。

2023年,香港中文大学眼科团队在《JAMA》发表重磅研究称,在4-9岁的非近视儿童中,0.05%浓度阿托品对近视预防有效果,而0.01%浓度阿托品对近视预防的效果与安慰剂组无显著差异。

同样也是在2023年, 国际知名期刊JAMA Ophthalmology发表的论文指出,0.01%阿托品滴眼液对减缓美国儿童近视进展及眼轴增长无效。

这一系列的研究,直接将0.01%阿托品的效果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,导致0.01%阿托品或成了“安慰剂”。

对此,行业内多位眼科专家表示,0.01%浓度是一个兼顾药效和安全性的折中选项,率先获批的药品都倾向于低浓度、高安全性。但也有专家指出,控制青少年近视进展的最佳阿托品浓度,应该是“疗效”与“副作用”之间的最佳平衡。如果儿童近视进展较快,应当在可以承受的副作用下,追求更高浓度的疗效。

对于0.01%和0.05%浓度的阿托品,究竟哪种获益更佳,未来还需要更多的临床研究来证实。

3、阿托品不是神药,并非人人可用

相比于0.01%阿托品使用效果不佳而言,超适应症使用,甚至滥用,则可能成为低阿上市后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目前,兴齐眼药的阿托品滴眼液一盒30支,一支0.4ml,单盒价格为298元,全年使用费用大约在3500元左右,如果按照连续使用3年来计算,花费大约在10500元。这相比于动辄要花费9000-15000元/年的OK镜、离焦软镜,拥有较高的性价比。而且它的使用方法也很简单,只需要睡前在眼中滴入,再按压内眼角即可。

由于操作方便、性价比高、易获得的特点,低浓度阿托品势必会迎来更多近视儿童家长的青睐。

但是既然是处方药,肯定是有使用范围的。本次获批的兴齐眼药0.01%阿托品适应症为:100度至400度的近视、散光不超150度,适应群体为6岁至12岁儿童。

根据我国“低阿使用专家共识”,该药的适用年龄为4-16岁,如果大于16岁但近视进展仍然比较快者,可以延长使用到25岁,但3岁以下禁用。共识也指出,近视大于50度,近视每年发展超过50度,才推荐使用。

但实际上,在阿托品还未获批上市前,部分家长就已经开始不合理地使用阿托品了。

比如,有家长会给3岁以内的孩子使用,或者孩子本没有近视,只是远视储备消失,家长出于焦虑就开始拿阿托品当作预防近视使用。有一些孩子,一年近视度数进展不超过50度,其实只需要观察即可,但家长仍然会给孩子使用阿托品。

阿托品正式上市后,这种情况会不会愈演愈烈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必须强调的是,即使是低浓度阿托品,也容易导致眼压升高,如果有家族遗传的眼压较高的患儿,还有可能会诱发青光眼。如孩子本身是过敏体质,可能出现结膜充血、皮肤瘙痒、发烧等过敏反应。如果需要使用,也要经过医生评估指导后用,切不可盲目乱用。

此外,儿童在使用阿托品期间,应该做好定期观察,最好每3个月到医院复查一次,以确保安全以及评估效果。

最后,近视的防控主要不是靠药物,而是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和健康的用眼习惯。“户外时间不够,阿托品来补”的想法的确本末倒置,真正应该做到的是,不用阿托品,增加户外时间。

【参考文献】

[1]Wei-Han, Chua, and, et al. 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ildhood Myopia[J]. Ophthalmology, 2006.

[2] Tong L , Xiao L H , Koh A , et al. 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ildhood Myopia: Effect on Myopia Progression after Cessation of Atropine[J]. Ophthalmology, 2009, 116(3):572-579.

[3]Audrey, Chia, Wei-Han, et al. 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ildhood Myopia: Safety and Efficacy of 0.5%, 0.1%, and 0.01% Doses (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Myopia 2)[J]. Ophthalmology, 2012.

[4]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,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眼视光专业委员会. 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在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中的应用专家共识(2022)[J].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,2022,24(6):401-409.

[5] Yam JC, Jiang Y, Tang SM, et al. Low-Concentration Atropine for Myopia Progression (LAMP) Study: A Randomized, Double-Blinded, Placebo-Controlled Trial of 0.05%, 0.025%, and 0.01% Atropine Eye Drops in Myopia Control. Ophthalmology. 2019;126(1):113-124.

[6] Yam JC, Li FF, Zhang X, et al. Two-Year Clinical Trial of the Low-Concentration Atropine for Myopia Progression (LAMP) Study: Phase 2 Report. Ophthalmology. 2020;127(7):910-919.

[7] Yam JC, Zhang XJ, Zhang Y, et al. Three-Year Clinical Trial of Low-Concentration Atropine for Myopia Progression (LAMP) Study: Continued Versus Washout: Phase 3 Report. Ophthalmology. 2022;129(3):308-321.

[8]“近视神药”来了?https://news.inewsweek.cn/society/2024-03-19/21497.shtml

[9]半岛调查|网红阿托品滴眼液代购乱象丛生,“近视神药”并非真“神药”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718048065280255695&wfr=spider&for=pc

[10]儿童“近视神药”无效争议?陶勇教授:“不可依一家之言”https://www.xiaohongshu.com/explore/63f04e53000000000800cc73?note_flow_source=baidu

责任编辑:吴延丽_NBJS6202
3121.top